行業資訊

工業互聯已拉開帷幕 企業“上云”需多方架梯
文章來源:遼寧日報  |  發布日期:2019-07-09  |  字體顯示:【大】【中】【小】   分享到:

工業互聯網前景廣闊卻道路崎嶇,資金和觀念仍是最大障礙

       如果說消費互聯網實現了“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那么工業互聯網將實現“制造業沒有用不了的數據”。從人與人的互通,到物與物的互聯,互聯網戰役的下半場——工業互聯已然拉開帷幕。

       5G、數字經濟、無線對接、人工智能等大批新鮮詞語迅速擠上熱搜,不少企業內心火熱卻行動迷茫。

       從何下手?

       “不妨先從‘上云’試試。”中國科學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研究員梁煒說。

       的確,互聯是實現數據分享、分析、應用的基礎,從這個角度說,企業“上云”就是應用工業互聯網的基礎。

       “上云”,對于制造業企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如同所有新生事物一樣,疑惑也隨“云”而來。什么是“云”?怎么上?那片云能否帶來滋潤自己的細雨?

       詞條

       工業互聯網

       互聯網與機器設備的結合,利用對機器運轉產生的大數據分析,提升機器的運轉效率,減少停機時間和計劃外故障。

       企業“上云”

       企業以互聯網為基礎進行信息化基礎設施、管理、業務等方面應用,并通過互聯網與云計算手段連接社會化資源、共享服務及能力的過程。

       引子

       擁有一臺永不關機的電腦,是很多程序員的夢想。如今,這個夢圓在了一朵“云”上。

       6月20日,沈陽通用機器人有限公司技術副總經理陳鵬準備出差去北京,臨行前他只簡單地準備了幾樣生活用品。

       以前可不是這樣,他得先花大半天時間把可能需要的資料、數據存入電腦,還要和下屬囑咐很多,以防攜帶的數據有遺漏。對陳鵬來說,每次出差都是一次龐大的數據轉移。

       轉變,來自于一款名為“云桌面”的產品。

       對于操作者而言,這只是一個快捷端口。但點擊進入之后,它就是一臺“永不關機”“存儲量無限”的虛擬電腦。無論何時、何地,只要輸入密碼點擊進入,眼前出現的就是和上次關機時一模一樣的界面。查資料的網頁、編了一半的程序、沒分析完的數據……一切都在。

       不關機有多重要:不會出現死機了、不用打斷思路、數據不會丟失、編碼不需要節點、出門不用拷貝、云服務自動備份。當然來自“云”的好處還不止于此,不同地點切換,不用再租用服務器,防火墻更厚、使用彈性更大、速度更快… …

       沒錯,沈陽通用機器人有限公司“上云”了,在擁有物理電腦的同時,所有的研發設計人員還擁有了一臺功能更加強大的虛擬機。

       然而,這只是“云”改變工作的一小步。

       盡管如此,但在選擇“上云”之前,陳鵬的內心整整掙扎了一個多月。沒有“云”,一切也都在正常運營,“上云”可能帶來模式的改變、成本的增加、習慣的變化,究竟值不值得?要不要再等等?

       陳鵬的猶豫,并非個案。

       熱與冷

       “云”商急于開疆拓土,部分企業應用意識不強

       6月15日黃昏,剛下飛機的沈陽鴻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沈陽鴻宇”)經理韓葉急匆匆地趕回了公司。這次廣州之行,她收獲很多,必須把得到的第一手資料及時向團隊傳遞。沈陽鴻宇是一家工業云服務商,主要產品是面向離散制造業的工業APP。

       “目前,業界的交流會、推介會特別多。云服務是一個對于全世界來說都比較新的領域,大家都在努力地尋找客戶、開發新產品,希望能盡快地占領市場。”韓葉表示。

       這段話從韓葉的行程表上得到了印證。北京、上海、長沙、武漢、廣州……腳步一直沒有停歇。

與這份熱火朝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部分應用企業的“冷靜”。

       什么是“云”?

       為什么要“上云”?

       我們也有自己的ERP系統、我們現在的經營非常好……韓葉與客戶的交流常常要從知識普及開始。

       一方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方卻是乘涼的樹懶。為何態度冰火兩重天?

“工業互聯網的概念的確太新,也太大了。多數制造業企業對于該領域的了解是有限的,由于不了解也就不會產生興趣。但是這也是一個企業彎道超車的絕佳機會。因為在工業互聯網面前,大多數企業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就好比從2.0到4.0和從3.0到4.0,結果是一樣的。”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相關負責人表示。

       其實,大多數人不了解的,不僅僅是概念,還有他們近在咫尺的優勢資源。

       “上云”,是工業互聯網的基礎環節,而遼寧正是工業互聯網起步較早且優勢比較明顯的省份之一。

       2019年,全國互聯網峰會在北京召開,該峰會僅對外發布了兩項重大成果,其中之一就是沈陽自動化研究所自主研發的“軟件定義的可重構制造平臺測試床”。同時,沈陽自動化研究所也是世界范圍內無線對接領域的“標準制定者”。

       除此之外,我省還有37家省級云服務商及東北大學、大連理工大學等多家業內研發能力領先的大專院校。

       “其實,遼寧企業‘上云’的潛力很大。因為科研成果的取得最終還是依靠我省厚實的工業基礎。工業互聯網是以物為中心鏈接,消費互聯網是以人為中心的鏈接,相比而言,物特別是高端制造業對于速度、穩定性、準確性的要求要高得多。因此,沒有眾多工業企業作為研究對象,是不可能實現的。可以說,遼寧院所的研究對象更多是基于本地的,換個角度理解,也就是基于本地企業的需求。”梁煒表示。

       沈陽格微軟件有限公司總經理徐立軍展示客戶操作界面。  圖片來源:遼寧日報 李越攝

       進與退    

       想“上云”,資金成本、數據安全卻成企業最大顧慮

       打開管理平臺,每一條產線的實時數據、每一個崗位的工作進程一目了然。

       遼寧禾豐牧業股份有限公司信息中心助理總監林梅再也不用埋在報表、傳真、電話中忙碌不堪。

       與華為云牽手后的禾豐改變還不只是這一點點。每一袋原料都會被編碼,成分被清晰地注明;每一臺機器都嚴格按配方加工,編碼不對,機器都打不開;每一條生產線的實時數據,每六分鐘就會被更新一次。用戶的年齡、地域、訂貨習慣、最長周期都會在電腦上被建成數模。輸入關鍵詞,等待幾秒,結果就顯現在屏幕上。

       “精準的計算下,未來公司甚至可能實現零庫存,資源也將精準到沒有浪費。”林梅告訴記者。

       驚喜,源自于禾豐選擇了“前進”。

       上云的改變,林梅始料未及,“這么快、這么好、還這么省錢,這些都是我們沒有想到的。感謝政府的支持,給我們向前的動力。”林梅口中的支持是沈陽市政府有關企業上云的補貼資金,這筆資金讓很多想要嘗試的企業,拋開了成本砝碼,邁出了第一步。

       除了啟動資金,沉淀成本也是很多企業不敢嘗試的重要原因。

       “很多企業在云產品出現之前,都已經購置了價格不菲的服務器和機房,這些設備可能已經花費了幾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成本。如果‘上云’,意味著這些成本將付諸東流。”林梅表示。

       除此之外,安全也是企業望而卻步的原因之一。

       數據放在公司的硬件電腦里,心里感覺很安全,萬一“上云”之后被竊取了怎么辦?或者受到安全威脅怎么辦?況且,現在公司也運轉得不錯,為什么一定要改變呢?

       進還是退?

       這是企業的必答題。

       “其實,有些企業的顧慮是不存在的。云服務商將為企業提供更專業的服務。一家制造業企業的防火墻肯定比不上華為、騰訊、阿里等這樣專業軟件公司打造的。而且,服務商通過技術手段對數據進行了碎片化的處理,不存在被竊取的可能性。”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相關負責人表示。

       采訪中,許多服務商建議,企業“上云”是一個過程,并不是一刀切的轉變。在經費緊張的情況下,企業可以先從最需要的部分嘗試云服務。比如,沈陽通用機器人有限公司只是選擇了將設計研發部分“上云”,而沒有選擇整體生產管理“上云”,這就大大地節省了成本。對于已經購置服務器等設備的企業,可以等設備出現問題或到期后再“上云”,還可以分批“上云”,均攤之前的沉淀成本。

       對于整體生產線相對落后、轉型投入較大的企業,則可以先從信息服務、使用工業APP等服務開始,逐步投入工業互聯網的懷抱。

       “工業互聯網是生產向更高端發展的一種需求,并不是一種強迫的行為,應該說,盡早地趕上這班車,對于企業的未來有很大幫助。但是,企業在選擇產品時也必須因地制宜,按需進行,不能盲目投入,還得理性對待。”梁煒表示。

       大與小

       面對云服務巨頭 我省服務商還得揚長處

       面臨選擇的不僅僅是應用者,云服務商也面臨著艱難選擇。

       面對華為、騰訊等云服務巨頭,“沒有萬人迷的產品,即便是面對藍海也沒有把握完勝,服務商要發揮自己的長處,盡快找準切入點,不然也只能被海水淹沒。”沈陽格微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微”)總經理徐立軍表示。

       格微是一家以翻譯、信息查詢為優勢資源的云服務公司,憑借強大的“比特能管道”,將150萬個網絡爬蟲釋放出去,為客戶搜尋所需要的專業信息,并用最短的時間將外語翻譯成中文。目前,沈陽市1600多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都在使用這款產品。

       選擇這項業務,是基于自身的長處。格微擁有強勁的研發實力,但是始終服務于信息和工業翻譯領域,甚至已經成為行業內的翹楚。在選擇進軍云服務領域時,也從自身的優勢資源作為最早的切入點。

       “我們也考慮過,做服務器、做精細化、做數據整合,但是最終發現那些都不是格微的長處,即便開局不錯,后期也難以為繼。只有信息,我們的優勢明顯且后勁十足。”徐立軍打開了應用界面表后告訴記者。

       在頁面上,記者看到了關于多家企業的使用情況。要想達到格微的效果,企業需要組建一個團隊,而使用格微的產品,只需要付出團隊成本的幾十分之一。

       與格微不同,沈陽鴻宇則致力于為客戶實現精細化的管理,打開沈陽鴻宇的用戶界面,產能、消耗、物流、位置、采購、管理等多種新功能出現在屏幕上,實現了遠在千里之外的操控體驗。

       “云帶給了企業無限的想象,彈性的存儲空間、功能強大的服務器,可以解決多種需求的工業軟件,在應用者應接不暇的同時,服務上也要選準自己的優勢。比如,在數據處理、空間服務等方面,小型公司與華為、騰訊這樣的大企業相比沒有優勢,那么就要從個性化服務入手,滿足企業的需求,甚至可以量身定制產品。因為這類產品的依賴性很強,只要腳踏實地維護客戶,必然會有長足的發展。”梁煒表示。

       高國平作為沈陽鴻宇的總經理,在與對手較量時常常得勝于豐厚的工業底蘊。正是老工業基地的熏陶,讓沈陽鴻宇對工業企業的生產流程更容易摸透,更能制定出貼近客戶需求的產品。這是鴻宇的優勢,也是遼寧云服務商的優勢。



上一篇:我省推出“科技項目揭榜制” 加快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下一篇: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創新求變再出發 轉型發展譜新篇

?

Copyright ? 2018 WHSI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武漢市軟行業件協會 鄂ICP備17002821號-1

地址:武漢市洪山區光谷軟件園A8棟108室(武昌), 武漢市江岸區蘭陵路2號(漢口)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李軍律師:13871197738

電話:027-87181967  傳真:027-82755797  

關注官方微信

全民欢乐捕鱼v6.52 安卓版
3d福彩近十期开机号试机号 重庆时时网址大全 香港马会今年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投注平台 湖北30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现场直播 福彩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 老时时开奖结果 重庆快三今天的走势图 赛车pk10规则 重庆时时彩直播开奖app 快乐十分258组合 五分彩怎么玩技巧 快乐赛走势图表 快乐十分能追号吗 8码滚雪球